王道君:我在聊城等着你(1)

2016-11-11 10:21:56  作者:王道君  来源:中华网山东频道  参与评论()人

    成长生活在“江北水城.运河古都”聊城,是幸福快乐、爽心悦目、洒脱坦然的。能春夏秋冬四季天天体会水城的卓越秀美,浸染古都的古拙灵气。

    聊城,地势奇妙、历史悠久、名胜繁多、人文荟萃、民风朴实。有《水城赋》赞颂,“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花忧愁。光岳楼上千古韵,黄鹤岳阳拜望频。宋代铁塔屹然立,丰姿娇丽财源聚。山陕会馆胸怀广,笑纳天下商贾忙。东昌湖畔景色美,才子佳人不思归。京杭运河清悠幽,帝王将相竞风流”。

    东昌湖敞开胸怀尽情吸纳黄河之水,把宋代承袭沿革而来的古城装扮的五颜六色、八面玲珑。东昌湖的俏丽多姿、花枝招展有西湖的神韵。阳光灿烂、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日子里,碧波荡漾的湖水,像一盘神奇的镜子,映衬着古城、老墙、角楼、廊桥。在多云多雨的春夏季节,便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烟雨朦胧了。

    东昌湖畔的胭脂,一样有大明湖旁夏雨荷的婀娜多姿和天生丽质,但少了夏紫薇的奇遇佳缘,得不到乾隆爷的垂怜与思念。不如白蛇素贞的福气,有痴情郎中许仙的因缘和合,演绎千古传奇。胭脂女的泪水洒落湖中,随运河漂流,烟消云散了。她的灵魂,或许化做临岸的柳絮任风吹乱,也许变为水中青荇伴一池荷花随波逐流。

    烟雨霏霏的天气里,腾龙广场东的彩虹桥上,似曾邂逅穿着素雅旗袍,撑着油纸伞,手握丁香花的俊丽姑娘。她眼神凄迷,翘首竹楼、游目画舫、眺望湖心岛,是在期盼意中人。

    有谁见过江北的小桥流水人家?桥头边青石上,坐一老人,悠然自得抽着烟,轻握着钓竿。有了“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情调了。你站在桥头看风景,画船上的人在看你,世上处处即风景,奈何君在梦境中。

    古城由南北东西四条大街组合而成,若干小巷曲径通幽,花木深深。临街古建筑雕梁画栋,走壁飞檐,勾心斗角。走在大街上,思绪良多。巍然矗立的东昌府和光岳府衙门里,衙役们已成定格,门前的鸣冤鼓成了摆设,没有了往日的威武和嘈杂。历史苍苍中的县太爷审理的民间纠纷案,似乎都在万能的惊堂木下一拍定音。进士牌坊下,多少书生,十年寒窗,金榜题名,志得意满。苍然迸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慨叹,切不可学范进痴迷癫狂。东关大街卫仓内,储藏过万千刀枪剑戟和无数的粮草给养。让英雄豪杰、有志之士,金戈铁马,醉卧沙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相传,康熙大帝下江南,从北京到杭州,驾临东昌府,登光岳楼后,兴致勃发,亲笔御题“神光钟瑛”。乾隆皇帝十一次南巡,九临东昌府,六上光岳楼,有“高下耕桑俯沃野,北南水陆接通衢”的妙笔绝章。古楼便笼罩上帝王的祥瑞之气,显得更加神秘、巍峨、壮观。正是康乾盛世,造化了聊城这颗熠熠闪光、璀璨夺目的"夜明珠"。历史滚滚的车轮中,哪些踏着古城的青石板路,喝着运河水的名流雅士,已经是过眼云烟。在这里诞生的战国军事家孙膑,齐国名士鲁仲连,唐朝名相马周,清朝开国状元傅以渐,他们文韬武略,安邦定国。在这里走出的抗日名将张自忠,国学泰斗季羡林,历史学家傅斯年,国画大师李苦禅,他们蛮声中外,名扬古今。

 
王道君

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