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山东
山东内容 国际表达
当前位置:山东频道首页 > 金融财经 > 财经资讯 > 正文

【李想集锦】(76)|共同富裕要从““保上学、保看病、保养老、保住房”开始

【李想集锦】(76)|共同富裕要从““保上学、保看病、保养老、保住房”开始
2022-05-14 14:40:33 来源:中华网山东频道

社会主义共同富裕要从“四保论”开始

——答微友

图片

日前一篇博文是关于生产目的问题的,没有想到发出后,各个微信群的朋友纷纷发表观点,袁大成提的意见有七八条,有1200字。我觉得大家的关心是因为这个问题的重要,看来很多人还是有话可讲的。

因为研究国企改革多年,陷入中观思维,这个问题的提起使我这块沉睡的思维土地被唤醒了,把这些观点写在这里面,就不一一回复了,也可能有些想法与朋友不一致,提出来与大家探讨。

我对经济学的一些看法,在此回答微友时一并说出。我的核心观点是,社会主义首先是社会保障主义,就是“保上学、保看病、保养老、保住房”。我在此提出“社会主义四保论”,这些观点,也许是有价值的。共同富裕,要把压在老百姓头上的“四座大山”搬走,从这里开始。

微友刘文胜提出,有实践经验的学问家,格外让人尊敬。我也特别尊重有实践经验的学问家。我研究经济学。从来是从实际出发破解国家难题,重在提出思路,表明观点,解决问题,而不是发表论文。因此不够系统,也不算理论。对国家“有用、有利、有效”是我研究学问的基本原则。我的以下观点,足可以改写出五篇以上内参。

因为是微信作答,不求文章完整,仅表达观点。

凯恩斯主义的消极与积极意义

——答复袁大成

谢谢你们对我的文章的关注,并发表那么长的看法,我把看法和你们讲一讲。

我同意您的观点,消费与GDP增长并不对立,实际上,没有消费就没有GDP。那种让人民勒紧裤带过紧日子的发展方式,是无法发展起经济的,除非是外向型经济,才可以把国内生产与国内人民的消费水平隔离开来,否则,经济发展必然会掉入低等收入的陷阱,GDP不可能增长的。

您说,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原东方国家的经济失败,就是东方经济的积累主义败给了西方经济的消费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败给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我认为不能这么说。我是这样理解的。从宏观上讲,马克思主义更多的是从宏观上、理论上、规律上、方向上起作用回答问题。凯恩斯主义则是在技巧上、策略上、做法上,确实对马克思经济学起到补充的作用。

如您所言,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是三十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产物,史称凯恩斯革命。这个革命就是在经济学上与若干传统的标准学说决裂,这些标准学说就是传统的资本主义微观经济学。这种微观经济学被东方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继承下来,也相信剥削而来的剩余价值越大,资本增值越快,社会经济发展也越快等学说,所以“社会主义“也就变成了追求“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的极端资本主义。

凯恩斯主义确实是在马克思主义以后政治经济学一个重要的阶段。在2008年研究凯恩斯主义消费主导论时,我把凯恩斯作为投资主导论来批评的,而且把它作为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批评的。我只是从此投资与消费的关系上去讲的。2012年我在《人民论坛》《中国青年报》上发表文章,后来也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我觉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总体上,凯恩斯主义还是成就了美国,在第一次经济危机中还是起了重要的作用,造成了罗斯福新政,对美国的振兴起了理论支撑作用。

您认为,对于社会经济体系来说,比起体制这个硬件,理论软件更重要。我也同意你的看法,体制是一个硬实力,理论是软实力。我们的理论还是短腿,研究不够,刚刚铺开又收起来。我在1995年对资本这一个词的解放,2008年对消费主导论的提出意见,后来的种种努力,都是想在破解国家难题过程中,寻求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凯恩斯主义在投资刺激方面为主,我们是批评了。实际上,还应该加上退税、让利这点。投资刺激是为了资产阶级的政权,这是没有问题的。而退税让利是凯恩斯主义的另外一端,而我们接受了凯恩斯主义的投资刺激主义,以及后来的GDP增长主义而对退税让利,让利于民这一点我们重视不足。并没有吸收凯恩斯主义有用的东西。

在2010年以后,我一直在呼吁退税、让利、放权的治国方略。实际上,我在批判凯恩斯主义时忽略了另外一面。但是,长期被GDP增长主义所影响,直到全世界都用退税让利的方法,我们中国不得不这么做,尽管晚了很久很久,但是终究还是要这样做的。所以,现在我对凯恩斯主义进行了重新的认识。GDP增长是对的,他为了富裕,让更多的人民得到财富,但是,单纯的GDP增长主义,非常容易背离人民利益,造成两极分化。所以,现在强调的共同富裕思想和生产目的的研究,也还是解决这个问题,是社会主义的回归。

不能把凯恩斯主义简单地看成是资本主义。凯恩斯主义的东西,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为什么不能用呢?凯恩斯主义,我们一方面批判它,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学习它,把它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对社会进步有用的东西要吸收过来,不能把它看成马克思经济学的对立物,我认为它是一个补充。

您的一些观点,我觉得也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不多说了。

图片

社会主义首先是“社会四保主义”

——答复山石(一)

“社会四保主义”,是我的一个新提法。

我在研究消费主导论,在《金融危机的演变》的一书中就讲过,社会主义首先是社会保障主义,保障主要是四条,小孩上学、患者治病、老人养老和有吃有穿有住,主要是住房问题,这四个问题解决了,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就实现了。

社会主义首先是社会保障主义,这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物质利益原则为基础讲这个话的。其实,我最早提出这个观点是在我在2002年的著作《马克思主义新发现》中。解决人民群众的基本消费是人民幸福的基础。幸福这个词太遥远,太空泛。如果从四保,就是保上学、保看病、保养老、保住房,这四保保住了。就是保障主义实现了,这是我一以贯之的看法,我没有改变过。后来有人批判我,说我是伯恩斯坦,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其实人民的消费是至高无上的,我还是强调这个观点,这是一致的,只是不同阶段的表达不一样而已。

至于保住房,其实应该是吃穿住。吃的问题、穿的问题已经解决,住成为主要矛盾了,所以我把住房放在里面了。

我们一直强调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前面都加上一个社会主义的定语,现在是新时代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在哪里?社会主义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根据图纸就能人为地构建出来的,从精神层面说,是人的素质提高、人际关系升华、人天关系演变的一个阶段,它需要一个或长或短的发展过程。而从物质层面说,首当其冲的就是保上学、保看病、保养老、保住房,这四保保住了。就是社会保障主义实现了,这是社会主义的基础。面对劳力、资金、产品、产能的四大剩余和医疗、教育、养老、住宅四大体制性短缺并存的严峻局面,决不能再采取虚无主义、含糊其词的态度对待解决共同富裕的主题。

20大要解决什么?抓民生,搬四座大山可以作为新一届中央的一个重点。如果能够帮助老百姓解决看病难、上学难、养老难、住房难,就能大获人心。当然重点是解决“难”,而不是“好”。共同富裕不是唱高调的事情,理论上已经解决问题,因为没有对立面,便也缺乏战斗性了,讲不讲,大家都理解。重要的是实践。当然也没有必要制造对立面,就是从正面讲解决看病难、上学难、养老难、住房难,把这个内容写入报告。

共同富裕首先要搬走压在老百姓头上的四座大山

——答复山石(二)

现在强调共同富裕,重点不在集体化,不是生产问题,而是分配问题,而在社会保障。

我是研究国企改革的,我认为国有经济体制改革与国企改革是走了弯路的。我国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的所谓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与国企改革,走单一的市场化取向,不仅没有采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反而用私人资本主义取代了原有的社会主义因素,是对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思想的一种背离。一方面强调国家穷,另一方面又强调在市场制度上和国际接轨,于是就只能接了私人资本主义阶段市场经济制度的轨,把医疗、教育、养老住宅中应该属于公共品的部分也市场化了,让这四座大山压在了中国人民头上,并以企业改革的名义把大量产业工人直接推向了劳动力市场。这实际上走的是私人资本主义老路,与国情和时代反差太大,所以才引起社会矛盾的不断激化,至今连资本主义的和谐都没有达到,按权力分配和超经济剥削还十分严重。

中国走到今天,在民生保障方面曾经走出一条适应国情、适应我们制度安排的路。但后来在民生领域盲目“与国际接轨”,导致今天形成了“四座大山”——看病难、上学难、养老难、住房难。我们曾经以为市场真的能搞定一切,然而,市场却往往失灵,特别是在民生领域与社会建设上。这是在下一步发展过程中需要我们时刻注意的。基层一部分国企,就是为解决“四难”而生存的。

我很担心共同富裕口号空泛化,或者在生产方式简单地转变为集体化。重点是什么?是政府的分配改革,是搬四座大山。方向不能偏。

图片

以人民幸福为中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关键词:李锦

为您推荐

下载中华网山东APP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山东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shandong@zhixun.china.com
山东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531—86666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