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山东
山东内容 国际表达
当前位置:山东频道首页 > 功能模块 > 首页焦点图 > 正文

知网终于大幅降价!部分问题悬而未决

知网终于大幅降价!部分问题悬而未决
2021-12-24 09:14:51 来源:中华网山东频道

知网降价了。近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89岁退休教授赵德馨,状告中国知网维权成功的报道,引发持续关注。随后,中国知网道歉,并表示正视问题、解决问题。据最新消息,“中国知网会员·流量计费标准表”显示,硕士、博士学位论文下载费用现在分别是7.5元/本、9.5元/本,这与之前的价格相比分别下降了50%和62%。

知网降价,且幅度不小,这首先是好事。毕竟,建议知网降价的呼声,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远的不说,就在去年初,陕西省政协委员、西安交通大学教授贾申利,曾提交提案反映中国知网价格持续上涨问题,直言数据库商为了攫取高额利润,往往利用其垄断地位,大幅涨价,使得高校的压力陡增,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可持续发展受到巨大的挑战。

现在,知网在赵德馨教授维权成功引发的舆论下,做出了降价的“让步”。但还是要看到,这种降价也可能仅仅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它的背后并不是一套明确的、透明的、合理的价格机制,还是依赖知网自身的调节。换句话说,议价权还是握在知网手里,其主导地位依旧无法撼动。

不止如此,知网还存在“挟期刊以令作者”的问题。目前对知网胜诉的所有案例,其侵权作品都写作于2010年前。这是因为2010年中文学术期刊全面普及了期刊版权声明制度,大多数期刊都规定,凡在该期刊发表论文,作者必须无偿同意该期刊将成果全文的出版权转卖给知网等学术数据库。作者要想发表作品,必须接受这一强制要求,这就造成了知网通过期刊把作者拿捏得死死的局面。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在家中书房办公,清理案头书籍和资料。记者高勇摄

也因此,在整个知识付费的消费链条中,作为创作者的作者,反而成了最被无视的那一个。此外,作者群体往往是零散的、个体的,相对于一个企业平台来说,在维护自己知识产权方面处于弱势。自己的作品究竟被收录了多少,被下载了多少,卖了多少钱,这些信息的获得往往也是被动的,自己不去查、不去统计,没人会通知你。

在赵德馨教授的案例中,就有一个细节非常能反映这种被动性:法院判决显示,知网的侵权行为持续了20多年。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一种行为一开始就是违法的,为何它可以堂而皇之地持续20多年?如果赵德馨教授终此一生都没有选择追究,侵权行为是不是就这么延续下去?还有多少赵德馨?恐怕连知网自己,都难以统计这些数据,也难以回答这些问题。

 

企查查显示,自2015年起,截至今年12月21日,与知网相关的裁判文书超1500份,超九成为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和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相关案件。但更多的赵德馨没有去维权,或者是考虑到成本与收益不成正比而无奈放弃维权。可以说,知网就是利用了无数作者维权的先天劣势,从而获取了一本万利、甚至无本万利的财富密码。

在这一波舆论中,知网除了被质疑借鸡生蛋、收费过高,还被指责涉嫌垄断。而随着中文数字学术资源垄断加剧、价格持续上涨,正如贾申利教授所言,这势必影响学术研究,而学术研究的背后是科技和文化发展,科技和文化发展又直接关乎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这一连串的因果关系,令人心忧。如何破除知网的垄断地位,是一个长期的、复杂的但也迫切的课题。

在万物共享的时代,作为最浓缩的知识——学术文献,被企业平台束之高阁,成为一种价格不菲的商品,这无疑走向了信息时代的反面。眼下,在降价的同时,或许知网还可以和作者建立收益共享机制,给予适当比例的付费分成。如此,既能解决授权问题,也能激发广大研究者的创作激情,从而产生更加丰富、优质的内容增量。

(来源:光明日报 李哲

(责任编辑:林立刚)
关键词:知网

为您推荐

下载中华网山东APP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山东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shandong@zhixun.china.com
山东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531—86666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