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山东
山东内容 国际表达
当前位置:山东频道首页 > 艺术 > 正文

此心安处是吾乡——鲁虹记大学同学徐勇民

此心安处是吾乡——鲁虹记大学同学徐勇民
2022-10-19 15:23:48 来源:中华网山东频道

  三

近来因撰写此文,我仔细查看了一下徐勇民的学术简历,从中令我发现:他的创作在1997年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如果说此前,其创作多投入大量时间,并与参加全国性重大美术展览有关的话,那么应该说,此后的创作一般投入时间较少,且与参加全国性重大美术展览较少有关联了。就后者而言,大量是手稿作品、不同题材或风格的国画作品——如《山水》系列、《大红花》系列、《马球》系列、《楚文化》系列等等。那究竟是为什么呢?在我看来,该变化固然与他的新艺术追求有关,其实也与他担任了各级行政职务有关。他的学术年表告诉我们:他于1997年被校方任命为教务处长;2000年提升为副院长;2003年荣任院长,加上在此期间,即从1999年至2000年,他还要在华中科大文学院读研究生,故而,如何协调好专业创作、读研究生与行政管理之间的复杂关系——按他的话说,要完成多重视野与身份的转换,就是他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也正是从以上的角度思考问题,我认为他的选择显然不失为比较适合于他的处理方案。在一次接受《画廊》杂志记者访问的时候,他这样说道:“不可能有大块时间来作画,那么就只能利用出差与出行的机会,把碎片化的时间利用起来做一种速写式的表达,记录彼时彼地才会有的瞬时鲜活感受。对我而言,这是珍惜时间,提炼感受的体验。”【2】据他夫人与身边同事介绍,虽然工作总是特别忙碌,杂事也甚多,但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努力进行艺术创作,这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最为难得的地方在于,尽管如此,他还是创作了大量作品,不仅在学术上有新的开拓,即隔一个阶段,他就会进行嬗变与跨越,而且还举办了多个个展。另外,十多年来,他既写了很多文笔优美的文章,在创作上也比较强调文与图并进,如在武汉美术馆举办的“新建文档——徐勇民”艺术展、在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再建文档——徐勇民”等艺术展就很说明问题。按我的理解,这多少与他长期注重阅读,以及读硕士时的方向与论文为研究形象思维和语言艺术的关系有关。写到这里我不免想到,如果是我处在徐勇民的情境中,我的专业创作肯定会彻底荒废,因为我既缺乏行政管理能力,更不会协调行政管理与专业创作的时间。此外,我还想到,由于徐勇民的综合素质以及艺术感觉极好,也许不搞行政管理,集中全部精力创作会取得更高的艺术成就。但转而又思及:一个人并不能光考虑自己的事,于社会、于母校还应有所担当、有所付出,所以,我很理解他的人生选择!

1982年,夏,杭州,灵隐寺,左为鲁虹,右为徐勇民

1982年,夏,武汉湖大,左为徐勇民,右为鲁虹。


  四

2018年,也就是在徐勇民从湖北美术学院院长退下来的那一年,他在湖北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大型个展,当我行走在一楼两个大厅中甚为惊讶——我很难想象,在先前十分繁忙的工作重压之下或剪不断、理还乱的人事纠缠之中,他何以能创作出那么多优秀作品。在我的印象里,他的水墨影像或装置作品《日光明炤》特别让我震撼。【3】其可分为两个部分:首先,那映入观者眼帘的水墨影像在巨大的屏幕上显示出了毛笔在宣纸上缓慢行走的过程,而在悠扬的音乐声中,大特写的墨迹渗化的连续画面又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播放出来;其次,本作品的装置部分是由许多亚克力相架排成的长阵。当人们仔细看上去就会发现:每一个亚克力相架的两面都分别放有他手抄的《金刚经》与平常记录日常事务的纸质碎片。由于极为了解他很长时间来所处的情境,我马上体悟到,他其实是在借抄《金刚经》的行为追求心灵对现实的彻底超越,结果不仅使他很好保持了平净如水的心态,也从个人的生存体验中寻找到了一种独特的艺术表达方式,这与单纯玩弄影像或装置的一些年青艺术家是完全不同的!由此,我亦看懂了他利用工作闲暇时间所画的大量手稿与速写,在一定程度上,其既是徐勇民为日后艺术创作积累的材料,更是解脱自己的有效方式——于是他就为自己的心灵营造了一方净土,从而很好的除却了来自生活的巨大压力与众多烦恼,换言之,他是将让外人看来“黑云压城”的图景转换成了“云淡风轻”的境遇。如果说这是他的“生活禅”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前不久,徐勇民在海南厄尔曼艺术空间启动展中,展出了一些类似速写手法制作出的新疆克孜尔佛像系列版画,另外还有用近于传统白描手法制作出来的敦煌佛手系列版画,据我阅读作品后猜测,此类创作过程对于他,不但是一个圆融享受的过程,也使他心得安了、晏然自适。古人曾云“此心安处是吾乡”,徐勇民无疑深谐此中内含!相比起来,那以多版方式印制的花卉系列虽然来自于对生活的印象,但绝对不是如实写照,而是般若或吉祥愿景,并体现了“一花一世界”的含义与他自身的觉悟。故我深信,这些作品不过为他退休后调整心态准备投入新创作阶段的产物,相信在拥有了更多时间后,他必定能从多年来对人生的深刻体悟中,创作出更多如同《日光明炤》那样的扛鼎之作——而那为他自己所起的展名“云波千寻”则足以说明:他特别希望站在更高的层面上去追求全新的人生或艺术境界。毫无疑问,相较他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创作辉煌时光,必将是别有洞天的人生阶段,我衷心的期待着……

如今,我们经常会见面,有时是出席不同的艺术展览开幕式和学术活动,更多则是一起在“星空间乐队”玩“器乐合奏”。需要说明一下,这个在武汉艺术界小有名气的“星空间乐队”乃由武汉一些文化人所组成,且多为业余爱好者。因我读初中时拉过二胡,而徐勇民近年也开始弹钢琴,于是我们都应邀参加了,虽然不甚专业,但我们主要是借此聚会与交流,所以是其乐也融融哉!(鲁虹 2022年10月16日于武汉东湖)  

注:

【1】湖北艺术学院美术分部于1985年改名为湖北美术学院。

【2】见《独家观察·徐勇民——“新建”“再建”与“续建”》,载于《画廊》杂志第241期。

【3】徐勇民的水墨影像或装置作品《日光明炤》后来既参加了由我所策划的相关学术展览,也出现在了由我所撰写的相关专著中。

作品欣赏

  《东风飘兮神灵雨》纸本设色185cm×185cm 2018艺术机构收藏

关键词:徐勇民

为您推荐

下载中华网山东APP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山东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shandong@zhixun.china.com
山东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531—86666666